新闻动态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女人五个最值得入手性感 裸体 钻饰的首饰品牌

2018-3-5 21:00:26      点击:

从家喻户晓的H & M、Acne Studio到走在前沿的Ganni、Saks Potts,过去十年见证了斯堪的纳维亚力量国际时尚界刻下独特印记。而今,北欧地区又有新一波饰设计师准备好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。眼下正值哥本哈根时装周,《Vogue》将为你讲述五个北欧饰品牌的独特故事。

夸张的耳环成为潮流早是既定事实。这些引起热议又很好修饰侧脸的耳部装饰,始终是发布会的中心,热潮早就开始了——想想Balenciaga的巨型“门把手”、Louis Vuitton瀑布状的耳饰、Roksanda的建筑感耳饰,或Burberry大胆的吊灯状耳环。T台之外,选对耳饰的窍门就是兼顾时髦程度与实质。很多人因此开始将目光转向新一波斯堪的纳维亚设计人才,他们刷新了北欧传统银与珐琅工艺历史,并大胆结合当代极简主义,这样的组合又怎么能不讨人喜欢(且适合发Instagram)呢?快与《Vogue》看看这五个最值得入手的北欧饰品牌吧。

Annie Berner

2016年,刚结束在纽约当代品牌Dannijo实习的设计师Annie Berner,回到家乡奥斯陆创办了个人同名品牌。她的最新一季系列也是品牌的第二个系列,即刻俘虏了编辑们的心。这个充满活力的系列名为“午餐”(Lunch),自信地组合了银质、质与粉末涂饰项链和耳环,呈现微微波浪状,巩固她作为目前最受看好的年轻设计师之一的地位。尽管她的设计带有强烈的地中海风格,但与1960年现代挪威设计师群体的联系也很明显。现在的北欧饰依旧以极简主义闻名,但Berber认为这种美学风格根源不过最近10年,“黄年代的北欧饰设计其实风格更大胆,我更喜欢这种风格。”

Sara Robertsson

你可能觉得Sara Robertsson这个名字不太熟,但你肯定看到过你最喜欢的街拍达人照片里,简洁的纯银丝带在她们耳垂间优雅旋转,这就是她设计的Flounce耳环(意为“荷叶边”)。这位瑞典设计师形容自己的设计是“有机极简主义”,在飘动的自然面料那种简洁的线条和柔软的形状中获得灵感。“这是另一种极简主义,”Robertsson沉思道,“更接近自然,同时保持冷静、干净、低调的气质。”

与传统商依靠草图或3D编程进行设计不同,Robertsson用服装制版的方式创造出充满流动感的作品。她先使用纸和剪刀,用手轻轻压弯极薄属片,就像制衣时做出披坠的薄纱,最终将垂坠精简成版,就像制作一条连衣裙那样。

All Blues

2011年,FredrikNathorst和JacobSkragge在Nathorst妈妈的厨房里创办了品牌AllBlues。“我们没有产品理念,没钱,也没接受过正规时尚教育,什么都没有。”但他们有的,是一个能填补饰市场空白的好点子,那就是结合传统品牌的高品质,以及强调灵感的奢侈品时装品牌视觉形象。Skragge解释说:“我们想做的品牌,既要保证产品和质量,同时要采取时装品牌的运营方式。”

他们在2016年发布了第一个女士饰系列,包含精致纯正的纯银戒指手镯。尤其受欢迎的一件饰名字很有趣,叫“饥饿的肥蛇”,如今依旧是品牌最畅销的款式之一,只是尺寸太小,在杂志上拍出来不太好看。Skragge为此解释道,“所以我们决定要做更突出、更特别的东西,吸引人们注意。”于是,2017年就诞生了“失败的蛋饼”(RuinedOmelette),饰的形状模仿的是鸵鸟蛋壳、鹌鹑蛋黄色等有意思的“蛋”形。Skragge说,“人们在Instagram上看到这张图片的时候就会停下来,思考这究竟是什么——这样是不是挺有效的?”

Sophie Bille Brahe

如今,距离丹麦设计师SophieBille Brahe创造出改变了“单边耳环”定义的产品Croissant de Lune(意为“月亮弯弯”),已经过去了10年。这段贴合了人耳边廓曲线的简洁镶钻线条耳饰,灵感来自她的家族先人、天文学家Tycho Brahe。尽管产品全都为手工制作,她说,“我希望自己的设计带有一定程度的工业感。”

作品背后的故事,赋予BilleBrahe简约设计更丰富的意义。设计师表示,“我在系列中用到的元素,总是源自我的生活。”2013年,她开始设计珍饰,因为当时妈妈送了她一条珍项链,祝福她刚刚出生的孩子;她的2018春夏系列,灵感来自家族流传下来的以花朵为主题的书,以及家人表达情感的天赋。“你唯一能做的,就是努力给人们带来与众不同的、个性化的东西,”她说,“还有那些你很珍视的东西,你也会希望别人也觉得很重要。”

Maria Black

2010年,当丹麦设计师MariaBlack创造出单边耳环Monocle(意为“单眼镜”),“人们总是看了又看,问我‘这是什么啊’?”她回忆道。这条可调节的长细链耳环,其中一端悬挂着一个银色圆环。如此简单的设计概念,现在依旧挑战着饰设计介于设计师StephenWebster与Shaun Lean装饰丰富的商业风格与硬核风格之间的主流。

“推动饰的定义与未来不断突破,”听起来正像是Black的座右铭。她尤其擅长设计耳夹和带有错视效果的耳环,总让人误以为你有不止一个耳洞或是耳朵被拉得很夸张,但其实只是设计得很巧妙。虽然她设计了适合佩戴在身体各部位的饰,但她还是最喜欢在耳朵做设计:“你可以打好几个洞,挂上各式各样的饰物,这里有无限的可能。”尽管她的设计方法依旧是传统的丹麦风格——为模特一遍又一遍地试戴直至最终敲定形状,美学风格却深受品牌总部设在伦敦期间(2010年至2015年)的影响。“我喜欢这种相互交织,”她说,“设计依旧是极简的,又带有一点挑衅态度。”

<a href='http://www.zbpack.com' target='_blank'>首</a>饰包装盒